他们眼里,新高考的变与不变

时间:2017-06-09   中华美术高考网  www.mshao.com  来源:钱江晚报
  
导读摘要:他与高考的缘分:23年人物:杭七中老师郑晓明亲手制作46份书签送给全班同学杭七中高三(6)班班主任郑晓明老师,大概是最有情调的语文老师之

他与高考的缘分:23年

人物:杭七中老师郑晓明

亲手制作46份书签

送给全班同学

杭七中高三(6)班班主任郑晓明老师,大概是最有情调的语文老师之一,因为他每次高考前都要跟自己班里的每个学生合影,并写上祝福,送给学生。

今年,这个“传统”还得到了进一步发扬:郑老师把跟46名同学的合影分别制作成了书签,在高考第一天和准考证一起发给考生。郑老师在微信朋友圈里晒出这些书签,说它们“已注入老郑毕生内功,伴你考场顺意,今生顺利!”

“就当是给同学们的‘护身符’吧!”郑老师笑道。看得出来这位老师相当受欢迎,昨天一大早,高三(6)班的学生就喜滋滋地拿到了郑氏书签,有一位桥牌打得特别好的“牌神”马晓春考完第一场语文,发现饭票丢了,还去跟老师蹭饭吃。

郑晓明已经有23年教龄,在杭七中任教7年,带过四届高考生。而在此之前,他还在乡镇中学任过教。“1995年我刚工作的时候,乡镇中学用的还是油印机,考卷是要用蜡纸刻的,1997年开始,学校终于不再用蜡纸油印了,但是学校只有一台打印机,印试卷都要排队。那时候也没有网络,获取信息没有那么方便。”

在郑老师看来,高考语文是变化比较平稳的科目,“在2000年前还有考现代诗歌的,而且是客观题,后来变成了主观题。现在的语文试卷诗歌部分都会考古代诗歌,后来加上了《论语》等传统文化经典。而阅读理解的主观题目的比例也在逐渐增加,从前还有那种五选二的选择题,这个题型已经消失很多年了。”

语文试题的顺序也变了。10年前考试的顺序是语文基础-小阅读-文言文阅读-古诗词鉴赏-古诗文默写—大阅读-语言运用-写作。而现在变成了语言基础-语言运用-小阅读-大阅读-文言文阅读-古诗词鉴赏-传统文化经典-古诗文默写-写作。“虽然考试模块本身没有很大的变化,但是顺序的变化使得现代-古代-写作三大模块更为清晰了。” 本报记者 郑琳 文/摄

他与高考的缘分:16年

人物:交警胡浙宁

一边指挥交通

一边安抚家长情绪

昨天早上8点24分,杭高考点外出现一个小意外:一位考生忘带身份证了。现场执勤的杭州武林中队指导员胡浙宁了解情况后,马上安排爱心送考车,让考生爸爸赶紧回家去取。考生的家在滨江,当时正是早高峰。胡浙宁一边安慰家长,让他不要急,指引他从环城北路上高架;一边将这个情况上报到指挥中心,“我这里有一辆出租车尾号4847,请在沿途给予通行保障。”

做完这些,他才稍微松口气,等着考生家长及时从家中取回身份证。

9点18分,考生家长终于赶回来了,在大家的护送下,把准考证送到了等在校门口的老师手中。

在昨天高考的第一天里,杭州约有2000余名警力投入到疏导早高峰交通出行的工作中,他们为高考考生的畅通出行提供有力的保障。胡浙宁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,他为高考保驾护航已有16载,“我记得第一年是在中策职高,今年是在杭高门口。”胡浙宁说,他高考前一天晚上还在值班,一直到凌晨2点才睡,早上6点50分就赶到了杭高门口。他们前期先跟学校对接,了解考点的人数,提前进行踩点。“杭高附近在进行地铁施工,我们要查看对考生接送有没有影响。”

摆放“禁止鸣号”、“即停即走”的提示牌,设置路障给考生腾出一条专用通道,做完这些工作,7点10分左右,陆续有家长把孩子送到学校,交警们开始疏导交通。“考试前的交通保障压力最大,因为考前如果交通拥堵可能会影响孩子们的心情,所以我们都会提前两天把一些路障和设备放在学校里。”胡浙宁说。

“急死了,今天早上7点半才起床,太淡定了。”“不要急,待会早点过来接她。”一位母亲开着车把女儿送到学校,胡浙宁一边安抚着家长焦虑的情绪,一边指挥着让家长即停即走。

“在高考考点守护16年,我也算是陪着孩子们一起高考,最怕孩子们赶不及考试。这对于他们来说是一场考试,对我们来说也是。所以希望孩子们和家长们能提早做好出行的准备,早点出发,最后希望他们考试顺利。”

本报记者 梁建伟/文董旭明 张迪/摄

他与高考的缘分:26年

人物:胖子烧饼店老板老应

考点门口人不多

今年家长心态不错

1992年,胖子烧饼在学军中学附近开业了,这一开就是26年,成了“杭城知名烧饼店”。也因为这样,老板老应目睹了26年的高考。

昨天早上六点半,胖子烧饼店就开张了,其实高考日,老应的烧饼生意并没有平时好,“因为高一高二学生都不在,高考生的家长们早就安排好了丰盛的餐食,很少有在高考日来吃烧饼的。”

早上八点半,考生们入场完毕,家长们渐渐散去。老应便在重新空旷起来的路上晃荡,也会在学军中学门口看看,跟保安们聊聊天。今年,他最大的感慨是,以前家长们都是一直候着,等到考完为止,拥堵了整条路,“今年,考点门口的家长很快就散了,心态不错。”

在老应的高考记忆里,“最开始,家长骑着自行车送孩子来考试,父母背个包、拎饭盒,那时候是七月考试,大家都自备扇子。现在都是开车来回,车上有空调,没车的早就订好附近的宾馆,午饭也都订好了,条件好了嘛。”

他回忆道:“以前文三路很窄,没有现在宽敞,汽车开不进,交通也不方便。而最近几年,学军中学门口的文三路上,在开考前和结束前,都可以停车,警车、医生、爱心车队、免费领取水点也都有了。”

老应和高考最实在的一次联系,是他女儿2008年参加高考。

自从1992年来杭州闯荡后,女儿就留在了丽水老家。因为生意忙,老应对女儿的学习和生活很少关心。高考前夜,他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:“爸爸为什么你不赶回来啊?”

老应当时马上问了连夜赶回丽水的打的费,要1000块,想着自己赚钱不容易,还是选择了第二天一早赶回家给女儿鼓励。说到这,老应心里很惭愧,也有些自责。不过最后,女儿还是考上了本科。

在老应看来,无论是读书还是打工或者像他这样开个小店,“掌握一门技术,才是关键。” 本报通讯员 王挺 吴荃雁

相关高考热词TAG搜索:新高考  

温馨提示:

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,中华美术高考网www.mshao.com所提供的所有信息为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,仅供参考,相关信息敬请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。

猜你喜欢